pypπ

扔东西用的.极度社交障碍.

-

我今天沒找到阿尔弗雷德,无论是院子里、树丛间、小河旁还是他最喜欢去的草原上。

哪里都找不到他。

我带着一身疲惫与满腔期待漂洋过海。当我踏上他的土地时,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。想要看到他暖阳似的笑脸,想要听到他清脆有点喧闹的声音,想要感觉到他柔软的手臂环在我脖子后的触感。

我想要快点看到他。

但是当我踏进他的院子,推开他的房门时,留给我的只有从窗边漏进来的午日阳光与寂静,他吃过早餐的餐盘还没有收拾,窗边的花绽放得刚刚好。一切都那么静谧安然。

但是我只想看到阿尔弗雷德。

我四处询问与他要好的、友好的邻居们:

“请问您有看到阿尔弗雷德吗?”

“请问阿尔弗雷德今天来到过这儿吗?”

“请问您知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最近常常去哪儿?”

回给我的只有他们带着歉意的话与笑。

我着急起来,快步地走着,依次去了他可能会去的地方寻找他。

一无所获。

我开始小跑,不顾形象地大声呼喊他的名字,可只有路人们担忧的目光,并没有听到他惊喜的回应。

到了最后不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,我像是发了疯地寻找他。

阿尔弗雷德!阿尔弗雷德去了哪里!?

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,最终我的脚步变得沉重,心里难过极了。

我再也找不到阿尔了。我这样想到。

我失魂落魄、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。

我就这么前行着。突然,我低垂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穿着我熟悉的小鞋子的脚丫。我触电般地抬起头,阿尔弗雷德正站在我面前。

惊讶、狂喜、愤怒一瞬间冲上我的脑海,不知道该用哪种情绪面对他,使我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。

但我终究蹲下抱住了他,我无言地伸出双臂紧紧地将他拥入怀中,把头埋在他小小的肩膀上,我嗅到了熟悉的面包与牛奶的甜香。

我开始轻轻啜泣,然后大声哭了出来。

“...英/国?不要哭...你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吗?”他有些慌乱地问,声音甚至染上了哭腔。

我没有回答他,只是紧紧抱着他,哭着,眼泪鼻涕都蹭到了他的衣服上。

我发现我是多么需要阿尔弗雷德,我无法离开他,这令我欣喜又难过。

我离不开阿尔弗雷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醒了过来,阿尔弗雷德还躺在身旁熟睡,我被他轻轻圈在怀里,头枕在他的手臂上。我发现自己泪流满面,眼泪濡湿了他一大片衬衣。

看着阿尔弗雷德,我安心下来。

他没有离开我,他会一直陪着我。

我永远也无法离开阿尔弗雷德,这令我欣喜又难过。

Fin.

回校第一天晚上胡思乱想后难过得失眠 最后码出这篇不知所言的产物..

评论(1)
热度(13)

© pypπ | Powered by LOFTER